云和教育:云和数据集团旗下高端ICT职业教育品牌
  • 华为授权培训中心
  • 腾讯云一级认证培训中心
  • 百度营销大学豫陕深授权运营中心
  • Oracle甲骨文OAEP中心
  • Microsoft Azure微软云合作伙伴
  • Unity公司战略合作伙伴
  • 普华基础软件战略合作伙伴
  • 新开普(股票代码300248)旗下丹诚开普投资
  • 中国互联网百强企业锐之旗旗下锐旗资本投资

元宇宙房地产,真的凉凉?

  • 作者:云和教育
  • 日期:2022-09-15
  • 浏览:50次

30年前,科幻作家史蒂文森在《雪崩》中第一次提出“元宇宙”的概念。小说创造出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,人们的地理位置彼此隔绝,却可以通过各自的“化身”进行交流娱乐。30年后,小说中的虚构似乎正在成为现实。人们不仅想要在“元宇宙”之中社交娱乐,还畅想着如何投资置业,购买虚拟地产。

2021年,随着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,“元宇宙”的概念风靡全球。微软、英伟达、腾讯、字节跳动等科技巨头纷纷进军。

与此同时,一股“炒房”之风也开始在元宇宙世界兴起,就连大家熟知的歌手林俊杰、Snoop Dogg也纷纷入局元宇宙。昂贵的元宇宙房价有些甚至高于北京的一套别墅价格。

近日,主流虚拟地产平台数据纷纷“跳水”,元宇宙房地产价格暴跌,令公众视线再一次聚焦在了元宇宙“炒房”这个新鲜而陌生的领域。短短一年间,元宇宙“炒房”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演变?其暴跌背后,又折射出哪些底层逻辑?

“炒房”

去年下半年,元宇宙房地产玩家竞相入场,急速扩张。目前形成了以Decentraland、The Sandbox、Voxels、Somnium Space、NFT Worlds和SuperWorld为主的元宇宙虚拟地产平台。

早在去年9月,著名说唱歌手Snoop Dogg就在Sandbox平台拥有了自己的虚拟地产。他声称将在那里举办私人虚拟音乐会、派对、艺术画廊展览等活动。甚至Snoop Dogg还在那里拥有一座自己的加州豪宅的数字复制品。

图片来源: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微信公众号图片来源: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微信公众号

彼时,受名人效应影响,明星虚拟房产周边的地价也大幅度上涨,粉丝们争相购入。有人在Sandbox花费45万美元(折合人民币近300万元),只为了成为Snoop Dogg的“邻居”。

但明星并不是第一批的“吃螃蟹者”。企业才是这批元宇宙“炒房”的主力军。

去年11月,专门投资开发虚拟房地产及其他数字资产的公司——Republic Realm,以约43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了Sandbox的一块地产,打破了当时的单笔交易记录。随后,地产大亨郑志刚又豪掷500万美元,拿下了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。

在企业、明星不断进入元宇宙“拿地”的同时,越来越多的商业场景及品牌活动开始在元宇宙中衍生。

耐克收购了虚拟时尚初创公司RTFKT,并与Roblox合作推出Nikeland虚拟体验;阿迪达斯则在Sandbox中购买了超过140块虚拟土地。

图片来源: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微信公众号图片来源: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微信公众号

今年3月,Decentraland更是举办了元宇宙时装周,包括Tommy Hilfiger、Elie Saab等在内的多家时尚品牌在其中亮相。全球三大拍卖行之一的苏富比还曾在Decentraland推出线上虚拟画廊。

事实上,就如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官微称:“The Sandbox既是虚拟房地产,也是游乐园,完全贯彻了元宇宙的理念,建立了一个持续的共享数字空间,在这里,世界和英雄们碰撞出神奇的火花。”

“元宇宙中品牌和广告所聚集的地方就是高价值的地方。这也是很多品牌方和企业主的共识,他们也在购入虚拟房产,期望通过自身属性,来建造在宇宙世界的标示性地盘。”Decentraland元宇宙中较大的业主之一,加拿大上市公司Tokens.com的创始人兼CEO 安德鲁·基格尔(Andrew Kiguel)指出。

“暴跌”

然而“好景不长”。不到一年时间,元宇宙“炒房”热度直线下降,迅速进入“寒冬”。

不久前,The Information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,曾经火爆一时的元宇宙虚拟地产,现在却处在了崩溃的边缘。虽然去年10月底Facebook改名Meta后的一个月里,虚拟土地交易量猛涨,但很快市场就开始急剧降温。

根据研究机构WeMeta最新报告,综合海外主流虚拟房产平台上的数据,虚拟房产平均价格从今年1月的约1.7万美元/每块,下降到8月的约2500美元/每块,跌幅超85%。同时,每周交易量从2021年11月峰值的10亿美元降至2022年8月的约1.57亿美元。

从平均成交价格来看,NFT Worlds于今年2月21日达到最高点4.4万美元;Decentraland于去年11月29日达到最高点3.7万美元;The Sandbox于今年1月10日达到最高点3.5万美元。

但是从5月左右起,几家的平均成交价格就开始大幅下降。今年除了7月18日,Decentraland平均交易价格超过1万美元外,其他主流平台平均交易价格均低于1万美元。

Decentraland地图(蓝色标记为正在售卖)图片来源:Decentraland官网Decentraland地图(蓝色标记为正在售卖)图片来源:Decentraland官网

WeMeta平台的数据显示,去年11月,歌手林俊杰花12.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购买的3块虚拟地产,目前价值约为1.6万美元,浮亏86.5%。

除了价格暴跌外,林俊杰这三块地人气也是“门可罗雀”。根据平台提供的一周访问量显示,这三块地只有其中一块在8月9日迎来一名访客,当周的其余6天均无人问津。

林俊杰购买土地的记录 图片来源:Decentraland官网林俊杰购买土地的记录 图片来源:Decentraland官网

事实上,除了虚拟土地价格大幅下降,过去一年来伴随虚拟房产的退潮,大量抱着投机心态的玩家也开始退出,各主流元宇宙平台数据全线下降。

以平均同时在线用户数为例,今年5月前,Decentraland平均同时在线用户数都在1200以上;NFT Worlds平台该数据也高于1000人,但此后,该项数据大幅下降至不足三位数。

从市值来看,NFT Worlds在3月21日达到高点,约4.3亿美元,但到了8月8日,其市值仅剩2千万美元,跌幅超过95%。

“脱节”

元宇宙“炒房”的热度犹如昙花一现,尤其是今年以来的暴跌让更多入局者退场、也让更多跟风者止步。

谈及今年以来元宇宙虚拟地产的暴跌原因,有分析人士指出,“主要是全球加密资产的崩盘,而元宇宙的虚拟财产与加密市场紧密相连。”

事实上,除了所谓加密资产的崩盘、热点转移、游资离场等主要因素,虚拟地产价格暴跌的背后折射出的是——当前元宇宙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,商业化落地、虚拟地产应用场景严重不足,基于虚拟地产开发的游戏体验不佳。

元宇宙“炒房”的核心在于虚拟空间自身的价值而不是地块的价值,这是基于元宇宙产业化所带来全新商业模式的价值。还是要等待元宇宙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,实现产业化落地,才能使虚拟地产进入到更加良性的发展轨道。

图片来源: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微信公众号图片来源:“沙盒游戏Sandbox中文窗口”微信公众号

在中泰资本董事王东伟看来,单纯从项目去看,虚拟土地意识太过超前,落地需要太长的周期。

“一个时代的到来,都有一个共同性,就是会解决很多生活问题,或者说是需要提高生活效率或者工作效率。比如电话、电脑、手机、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电商等,每个时代都有杰出的代表。元宇宙的确有很大的想象空间,但现在炒的基本都是伪概念。”

更进一步,从底层逻辑来看,所谓的元宇宙平台上的虚拟房产,本质上是NFT。NFT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的数字资产,由于其产权归属、交易流转都被记录并且不可以被篡改,因此每块地产都具有“独一性”。像是在Decentraland中,平台共设计了9万个地块,并且未来不会再新增,以此确保土地的“稀缺性”。

但这种“独一性”与“稀缺性”,某种情况上是与现实的实体经济“脱节”的。质疑的声音也从未断绝:“现实世界中,房地产是有价值的,因为土地是一种稀缺资源。然而这种稀缺性并不一定适用于元宇宙。因为在这些虚拟世界中,你可以修建无限的房产。”

在中国政法大学区块链金融法治研究中心主任胡继晔看来,元宇宙是对现实社会的模拟,它不能脱离现实而存在。“此前国外特别是韩国特别火的元宇宙虚拟地产炒作,现在价格暴跌了90%,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虚拟地产炒作完全脱离实体经济,沦为概念和预期的炒作。所以,元宇宙的发展一定要有结合实体经济的应用场景。”